上海老站长SEO > 创业 >

回首十年创业路(10年后创业)

作者 上海老站长seo  ·  发布日期 2021-03-15 13:49  ·  来源 未知

编者按:《跋涉之路》主题是丰瑞资本为寻找“寒冬”中最坚强的企业家而开设的专栏,内容包括:历任企业家告别最后一个创业项目后对同行的反思和建议;商业领袖谈论他们的转变和思考。本文授权复制自丰瑞资本的自由基金。

今天的叙述者是尹志平,江苏人,出生于20世纪90年代。2011年,大二学生尹志平开始写小软件,这在人人网很受欢迎。同年,他开始创业。24岁的尹志平说:“我做生意已经这么多年了。”

四年来,尹志平先后创办了两家公司,从南京的“黑工作室”开始,得到了著名风投的投资。他经历了一夜成功的狂喜,也尝到了合作伙伴内讧和竞争失败的苦涩。他开始放弃自己的优势,学会承担责任。对于以尹志平为代表的90后企业家来说,争议从未远离,但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到了25岁,这是告别年轻和轻浮的年龄。

这是他的故事。

2011年下半年,当我还在大二的时候,我尝到了一夜成名的滋味。那年国庆过后,我在人人网上开发了一个名为“朋友拼图”的小应用。这个应用程序可以把你所有朋友的头像拼成一张海报,从远处看是你的头像,从近处看是你所有朋友的头像。我一时兴起,随随便便就做了。结果,它让我一夜之间赢得了成千上万的粉丝,我自己也震惊了。我的人人网。我发送了一个随机状态。即使很无聊,我也能收到成千上万条评论,而且评论的数量以每秒几条的速度增长。

朋友拼图的应用在人人网的开放平台列表中占据了三个月的首位。投资机构也来找我,尽管我当时还在一个投资机构的军队里,没有团队。我认为创业很容易。这为我后来的创业打下了一个大洞,我花了好几年才爬出这个洞。

我只是决定自己创业,我没有读过任何书。我从学校带了两个小伙伴加入我,成立了一个“黑工作室”。那是2012年,社会地位很低,但每个人都很和谐,工作努力。我们制作了一个照片社交网站“沙漏”。同年夏天,上海一家孵化器来南京找我,说:“只要我搬到上海,我就投资你。”我们拿到了第一笔钱,搬到了上海,正式开始了我们的生意。

不久,我们又获得了一轮融资,总体情况很好,但我又陷入了另一个困境。这个坑很经典:我和我的搭档平分。引入新投资者后,我们每个人都拥有略多于40%的股份,没有人有最终发言权。没有钱的时候,每个人都很健康。当他们有钱时,他们开始分开。我的搭档想把我踢出去。我发现后,非常生气,想反击。结果,合伙人吸引了投资者,他们站在同一个阵营,这让我输了。事实上,在沙漏中,我们来回做了很多项目,主要是因为合作伙伴之间的内讧,最后烧光了投资者的钱,当什么都没做的时候,第一家公司就完成了。

在第一家公司解散后,2014年,我开始成立第二家公司,板转科技。这一次,我吸取了以前的教训。我和我的合伙人在一位绅士面前出丑,分散了我们的利益,说我占了90%的股份,他占了10%。大家同意后,我们开始工作。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任何股权纠纷,也没有太多纠纷。人们会说,“你说了算。”。我认为在小公司的早期,一个老板必须有最终决定权,其他人应该听从老板。这是我自己深刻的体会。

一旦我觉得不公平,我就愿意赌输

虽然我是一个代码作者,别人说我是一个代码农民和工程师,但我总觉得我是一个科学家。我痴迷于技术,我做过的所有创业项目都是从技术开始的。但我也在科技创业中犯了错误并遭受了损失。

因为我学习了人脸识别技术,在2012年,当我还在沙漏网络上的时候,我们花了六个月的时间制作了一个网络产品:上传一个男人的照片,然后上传一个女人的照片,这样就可以预测婴儿将来会是什么样子。这一个是相当技术性的,所以我们应该先做人脸识别,并重新布局和绘制图像。上网后天气变热了,每天都有很多人来玩。

然后发生了一件让我非常害怕的事情。我们的产品采用了严谨的技术,却被一个不懂技术但擅长营销的母婴社区打败了。更不用说名字了,他们立即复制了一个,非常粗糙,完全不熟练。后来我了解到他们所做的是在百度上搜索十几个婴儿的照片。无论你发送什么样的男女照片,甚至两张卡通图片,它都能为你生成一张随机出现的婴儿图片。这个妇幼社区规模很大,已经抢走了我们很多的交通。我认为这不公平。

后来,我思考并总结了这个使用场景不应该从技术人员的角度来看,而应该从产品经理的角度来看。这种产品只是用户对娱乐的需求,但用户并不真正关心准确性,只是笑。我用技术性的东西做娱乐,但它不适合。从产品经理的角度来看,这个母婴社区是生产产品的最佳方式,尽管它不是很聪明。成本很低,一两天就可以做好。此外,他们将该产品推向娱乐和娱乐的极致。我的结论是,我们必须从用户的角度来制造产品。

现在我正在制作一个音乐和图片的社交产品,“听图片”。它的立场和目标非常明确。我们已经掌握了一项技术,利用人工智能让机器创造音乐。用户在收听绘画应用的同时上传一张照片,我们可以使用人工智能技术将每张照片与其原始音乐进行匹配。除了社交之外,我们还想让听歌成为草根音乐家的原创音乐社区。因为我们的人工智能音乐创作技术降低了音乐创作的成本,也降低了专业门槛,所以我们把音乐创作中最麻烦的部分打包给了音乐家。

与上次被娱乐化的母婴网站打败不同,技术壁垒将成为我们人工智能作曲的核心竞争力。一年来,我们一直在探索人工智能组织音乐的能力,并取得了突破。音乐是声音的组合。机器可以计算音节的运动概率,并做出符合美学的音乐。可以从照片中提取的主题和元素,包括可识别的对象、曝光、颜色分布等。可以帮助机器确定音乐的音调、长度和模式。

在音乐领域,世界上只有100多家公司拥有这项技术,除了我们,中国没有第二家公司。

社会产品是代际的

我做过很多社交产品,包括朋友拼图、沙漏网、萌萌骑.听图片也属于移动社交,但它只是属于音乐行业。做了很长时间后,也许你会习惯住在这个小区。在你熟悉的领域创业可能比在不熟悉的领域创业难度小一些,成功率也高一些。

但是社会企业家并不容易。我有一个很大的大脑,我经常有一些新奇的想法。这些想法经常会变成爆炸,但它们不会持久。例如,在2011年,我做了一个朋友拼图,它真的很受欢迎,但是三个月后,数据急剧下降,然后没有人注意它。2012年,当我上传了两张照片来猜测宝宝将来会是什么样子时,我也预测它肯定会流行一段时间,但不可能一直流行。这两件事给我的启示是,我必须成为一名认真的企业家,我所做的事情必须有一个商业模式,并且是可持续的。

如果社交产品要具有可持续性和高用户粘性,就应该形成一个有效的闭环。陌生人在社交互动中缺乏闭环,所以他们很难像微信一样解决他们的关系。一旦两个陌生人成为熟人,他们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添加微信或QQ,然后这个用户就消失了。中国最大的陌生人社交应用莫莫也作为一个本地化群体形成一个闭环。2014年,我们做了一个陌生人的私人社交应用“萌萌”。两个月后,我们发现它不起作用。我们的产品没有闭环,用户会输,输了以后就再也不会来了。我们果断地改变了方向,开始做新项目。

2014年,Momo终于上市了,财富模型效应在那一年刺激了大量陌生人的社交产品。但是如果你现在回头看,许多陌生人的社交产品都不见了,只要他们不能形成一个闭环,他们就活不长了。

但是在社会领域仍然有创业的机会。从总的趋势来看,无论公司有多老,都有可能在十几二十年后不会破产,甚至不会被出售。随着一代人变老,年轻一代成为社会的主力军,他们的社会偏好将会大不相同。跟不上年轻用户的老公司可能会慢慢被淘汰,新公司有一个潜在的崛起机会。

然而,我不是一个很好交际的人,有时我经常有独自呆在实验室里不打扰我的想法。我们公司有一个房间,我认为是实验室。我有时睡在里面。毫不奇怪,我有10天半没有回家。

创业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

大二时,我得到了一份月薪2.5万英镑的工作。我喜欢创业,因为我从小就喜欢折腾。我个人的信念可能是突破极端的挑战,不断探索技术的可能性。我没有太多的物质欲望,只要我的购买力大于我的物质欲望。

创业这么多年,我觉得人的精神一定很强。因为企业家每天都有很多大事要处理,所以他们不够强大,无法坚持下去。有些人无法坚持,所以他们选择诚实地加入公司。

我最喜欢的企业家是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他从大学退学了。和他一样,我也是个辍学生。31岁之前,他跳槽去了十几家公司,他的生活总是处于困境之中。直到32岁,他创立了甲骨文公司,这是世界上第二大软件公司。

我和很多大学生交流过,我特别能理解他们不怕老虎,因为我就是这样的。但我想说的是,创业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我们过去常常疯狂地加班,几乎一个星期后才吃饭睡觉,我的头脑开始不清楚了。

我遇到了许多辍学的企业家。交流之后,我发现很多人都是抱着好玩的态度开始创业的。这种心态尤其致命。我自己也踩在了这个坑上,回顾我创业时遇到的合伙人内讧问题,其实背后反映的是创始人的心态——。创业很容易,玩完就可以创业。我甚至建议有些人不要大学一毕业就创业,因为如果他们没有正确的态度,他们就会失败。创业是一种神圣的行为,不可轻视,但应该承担责任。

我创业只是一个巧合,但自从我创业后,我不得不认真做事。现在我有一个十多人的团队要支持,这实际上是一个很大的责任和压力。

如果我不得不再次选择,假设我在大学期间被邀请加入一个有着浓厚技术氛围的科研机构,我永远不会回头。因为,我一直认为我是一个科学家,喜欢做技术和研究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