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老站长SEO > 创业 >

创业是最接近自由的方式

作者 上海老站长seo  ·  发布日期 2021-03-19 04:20  ·  来源 未知

  顾大宇不再担任bong的CEO了。

  几个月前,他开始重读麦克卢汉的《理解媒介》。书快被翻烂了。他开始了一个全新创业项目。

  这款与异性进行视频直播聊天的陌生人社交软件,上周横空出世,已经挤炸了朋友圈。

  那天晚上,好奇的年轻人都在谈论大宇的新项目,那些新鲜透湿的姑娘,或者刷屏海报里,那个小包装里装的到底是什么。

  一手折腾起这波小高潮的顾大宇,对此感到满意。

  「秒播跟那些乱七八糟的直播平台可不一样。」顾大宇把主播网红比作副本,玩家就是看客,打副本改了赞赏。这个套路太low了。他要做的,是通过信息的进化,改变人与人的交互方式。

  这已经是这个互联网弄潮儿的第三次创业了。第一个项目是来往,时值SNS之热初见端倪,不过那场零和游戏的赢家,是微信。

  第二次创业,赶在智能硬件的风口来之前,大宇创办了bong——不断迭代的智能腕部设备。它承载着此人对人与人交互的天然兴趣。他原本希望bong能超越手机,成为人与人、人与世界之间的交互媒介。

  项目成败遑论,顾大宇说自己首先享受了过程,「创业是最接近自由的方式。」他渴望自由,也渴望这个世界听到他说的话。

  这次的话语,从有些没头没脑的海报开始。海报里面那个小包装,已经勾起了所有人的好奇心。其实,那是一个安全套,只有0.01毫米的安全套。

  连着几天,他在朋友圈插科打诨,像网红一样传播这样一张海报。

  这位熟谙媒介的前电台主播有些警惕。

  「你是不是想写一个loser啊?」采访还没开始,顾大宇就这样笑话。「看来我说的每一句话,都会变成呈堂证供。」

  他多虑了。

  一

  7月21日,bong3HR再度上线,10秒销售了5730支,90秒后,1万支手环全部被秒光。就像每一代的bong手环一样,bong3HR,依旧是个爆款。此时的这个团队,也从最初的5个人,变成现在拥有百来号人的团队。

  只不过,这个战果,是由bong的新任CEO李楷向媒体宣布的。此时的创始人顾大宇,依旧兴冲冲在在朋友圈转发bong3HR的战况,摘录媒体的溢美之词。虽然,在半年前他已渐渐淡出,只少量参与bong的事务。

  bong正从1走向N,也没了从0到1时候的刺激。那是专属于顾大宇的高潮,以及高潮之后的失落。

  2013年7月,从阿里巴巴离职出来创业,在西湖边的蜜桃咖啡,「要做就做第一嘛。」顾大宇这样撺掇他的合伙人皓玥。

  bong1代在几个月后上线,顾大宇真真儿给它加上了足够多的第一——首创了全自动算法,史上最轻、最薄、最简单的手环。

  bong1登录点名时间,成为这个众筹网站第一个众筹额度超过50000元的项目。一个月后,点名时间宣布转型成为智能硬件首发为主的众筹平台。点名时间创始人张佑亲自参与了bong智能手环的众筹,张佑把bong称为超级项目。

  势头大好,代工厂跳票、部分出现质量问题、胶水外漏,这些狗血的事情都被一一克服了。智能硬件的春潮乍起,智能手环开始跳出极客圈。

  创业者、投资人、人工智能科学家,还是普普通通的bong的粉丝,全都打了鸡血。

  看起来,万物互联的时代几乎已经触手可及。

  媒介即讯息,麦克卢汉用信息的概念,揭示了人类社会的组织方式。万物互联让信息有了全新的形态,顾大宇相信,这是整个人类社会组织方式在变革的方向。他要做的,就是推动这场变革。

  十个月后,大宇推出了bong2。当apple watch强势入场以后,主打智能手表的bongX、bongX2也顺利上线了。

  他赶上了好时代。这些产品,一上线就成了网红。所有人都在议论,销售数字更是漂亮得让人惊叹。和这位创始人本人经常被刷屏的言论和新闻一样,顾大宇和bong,都成了创业时代的网红。

  不过,「高潮以后,就是漫漫长夜啊。」大宇一抬手指,再略斜着放下,打趣道,「销售曲线都是这样的,」

  没有人想到, 2014年到2015年中的智能硬件热,也不过是那瞬间的烟花绽放。

  粉丝那面bong的大旗,还在眼前挥舞。bong在资本市场就开始遭到冷遇了。2014年7月22日,小米发布了小米手环,售价是79元,对风靡极客圈的一系列手环发动了降维攻击。

  大宇跑了很多趟北京,接洽了不少投资人,也找过足够多的FA,融资却始终不能敲定。

  革命没有发生,原本想就万物互联与这个世界谈谈的大宇发现,「没人听了,下班了。」

  低潮期来了,并且一直持续到现在。

  二

  上帝似乎喜欢看热闹。在此之前,智能手环这场田径比赛进行得很顺利,bong就像一只被安排好的兔子,拉动了整个第一梯队的跑步速度。

  一个捣乱分子中局入场,兔子有些乏力。

  小米搅局,顾大宇决定迎战。小米手环发布之前,他就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发布了声讨檄文:《石头虽然坚硬,可蛋才是生命》,讲述了小米手环发布前,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小米手环负责人孙鹏聊过一些想法。

  小米手环两天后,bong2紧随其后,售价从第一代的690元,调整为99元,做到了与小米同类价位。

  然后,这一战对bong来说有些惨烈。

  bong2的硬件质量下降严重,更换电池不好操作、与手机连接有问题、操控也很粗糙。甚至有粉丝几个月内用坏了4只bong,拍下它们一字排开的照片,愤而晒在了朋友圈。「如果不是因为跟大宇是朋友,我就要在朋友圈吐槽bong2了。」一个媒体记者私下这样说过。

  大宇的天使投资人,盈动资本创始人大象,也直白地说,如果下一代产品还是这样,bong就会死。

  但那时候的顾大宇,很辛苦,忙着解决问题,和团队一起埋头工作。他不迷茫,依然相信未来可期,他踩着bong这块稳固的冲浪板,正冲向智能硬件最宏大的浪头之上。

  现在看来,这乐观有些生硬。

  bong2折损了不少积累下来的用户体验,现在说来太早,但「如果哪一天,bong上市了,或者死亡了,我们再来复盘,bong2也许就是一场滑铁卢。」盈动资本合伙人蒋舜这样评价。

  幸好,bongX 和bongXX顺利发布了。发布会那天,会场容纳了一千五百人,圆形顶棚的自然采光设施,照的全场透亮,无人机在会场顶部盘旋。

  顾大宇穿一件黑T,站在会场中央,介绍bong XX 不同LDE点阵代表不同信息的功能。到底做过电台主持,他声音浑厚,聚拢了所有的注意力。台下,有粉丝举着一面印有bong LOGO的大旗,从座位上站起来,大幅度地挥舞,颇有些旌旗蔽空的意思。

  发布三天,bongX和bongXX在淘宝众筹上的达到了150万元。

  然而,这150万并没有让正在低迷的行业转向。

  融资遇挫,销量也没办法彻底打开。从2015年10月开始,大宇不再高速前进了。他坐在西湖边的频率变得很高。他常一个人坐在西湖边的长椅上,看看风景,看看来往的人,更多的时候就自己埋头玩手机。「现代人嘛,单坐着也是玩手机」。大宇承认,「比较难。」

  2015年一整年,小米手环的销量超过1200万只。小米这家市值450亿美金的公司,轻轻挥挥手,乱了bong的阵脚,也坏了生态。

  整个智能硬件圈子,都被小米惹毛了,战斗先锋是「天生骄傲」的罗永浩,他一脚踩进手机,这个比手环还重的多的行业,就号称一群笨蛋等着被虐,雷军就是一个土包子。

  然而绝不降价的锤子手机降价了,硬件问题频发。

  老罗有句话开始常挂在嘴边:「我不是在乎输赢,我只是认真。」

  三

  「我是一个没有胜负心的人。」现在,大宇也这样强调。

  他把胜负排名看做一个相对关系,「就像在一辆公交车里,你凑巧是最高的那个人,那又怎样?我德州赢了你,又怎样?」

  「很多时候你取得成绩是来自于你的对手是谁。这个就很扯淡嘛。你也可以买一堆弱者来陪你玩。」大宇这样说,他看不上大部分对手,不在意争个排位。

  就像罗永浩一样,他的人生似乎也有值得天生骄傲的理由。

  浙大毕业、做摇滚、玩铁人三项、写小说、拍纪录片,……年轻时,他急着把自己脑子里的一切都变成作品。他还骑着自行车,从杭州骑到了北京。「当时觉得是件很牛逼的事儿。」

  1996年,他有了一支自己的摇滚乐队,年轻的顾大宇觉得,自己可以改变一切,用音乐颠覆人们对世界、爱、生命甚至政治的理解。

  毕业以后,他也不在乎钱,一年不工作。一年后,他花了5天时间,自学编程和设计,开始给别人做网站。

  大宇喜欢思考,在他的个人博客里,他记录下了那些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

  在地铁上,想对面的姑娘跑步是什么样子;想正在谈话的陌生人是什么样的关系;想自由和孤独;想「沉默」的力量;想判断人的标准是什么;也想想笛卡尔的「谈谈方法」。

  他洞察各种东西,小到生活琐事,大到人生意义。他热心的关注着整个社会系统。

  「你怎么看虎嗅啊,你太low了。」大宇还会笑话他的投资人大象。

  大宇自带黑人的特质。2014年底,大象的办公室烟雾缭绕,空格谷鬼、开始众筹徐建军、bong顾大宇,以及杭州创业圈媒体界的大咖们都在,筹划年终的创新力人物大会。大宇坐在沙发上,时不时有各种灵感冒出来。

  聊事儿之余,他也不忘调侃其他人,说大象是乡绅,徐建军就是书生。「那你自己呢?」有人问。

  「我是杰克船长,我是自由的,连规则都不能束缚。」大宇如此自白。

  大宇自言,他已想明白了自己最在乎的,是「体验」。此前,他已体验过运动、体验过音乐、体验过艺术,接下来,他想冲上去,看没人看过的精彩风景。

  举目望去,只有创业者是自由的,只有创业可以完成这样的体验。

  喜欢黑人的大宇也会被黑,一个朋友私下调侃他:「一个人越想要什么,可能就越说自己不在乎。」当然,他仍然赞美大宇的野心和欲望。

  四

  「来,列举你人生中最失败的十件事儿。」采访刚开始,顾大宇的第一句话就是替我采访自己。

  当然,他可没有真来回答。

  作为原阿里「来往」业务的负责人。2011年4月,顾大宇在厕所遇到了陆兆禧,于是他拦下他,「老陆,我想做个SNS应用。」说了一堆怎么做怎么做以后,老陆拍了板,「恩,你去做吧。」

  那时,微信已经上线三个月,用户数即将超过500万。随后来往上线,这个小项目并不受高层重视,没什么资源过广告推广,也没能获得淘宝的流量导入,反响一度很低迷。大宇第一次主导了这样一个比较大的业务,并且是自己原创的业务。

  他说这是他三个项目中,最痛苦、压力最大的一个。因为自己没经验,也因为在集团内部的各种限制。

  「创办来往不是冲浪,没有海,而是在一片近海养殖场里玩水。」

  如今五年过去了,微信月活跃用户突破7亿,来往无人再提。来往输得彻彻底底。

  成败或许是一种枷锁吧。大宇说,他不希望去追求这种成功。但对一个创业者来说,没有胜负心又怎样,创业就是一场排位赛。

  上周,那个助力了初代bong,一度是智能硬件大本营的点名时间,卖身91金融。这个扶持了各种创业者,各类千奇百怪的硬件的平台,就此出局。张佑在朋友圈感谢了所有参与过这个智能硬件众筹梦的人,其中当然也包括了大宇。

  智能硬件的投资热过去了,小米的套路赢了。创造力很重要,但大家最终输给了其他东西。

  顾大宇现在笑得温和,说话间却会突然停顿一下,想上一段时间。这让人感觉陌生。

  这位弄潮儿,这次选择的,是直播,同样让人陌生。而他借助自带流量的工具,很直接的,就是——性。

  秒播自己的公众号里,经常发布撩汉秘事,大宇自己的朋友圈,也常常出怪口味小黄图。

  或许性是冲浪板,顾大宇需要这块板载着自己去到风景最好的地方。

  我们不知道,直播的浪头,什么时候会卷到最高,那时候,大宇给自己描绘了未来世界,又能重新说通了吧。

  顾大宇从2009年开始,就不再写小说了。在他博客上最后一篇小说里,大宇说自己在网吧刷夜的时候,隔壁坐着一个一起熬夜的胖姑娘,凌晨,他回家时又看到了这个姑娘,一根手指划过街边关闭的卷帘门。

  这让我想起沈从文,他在一本书后也写过一句奇怪评论:某年某月某日,看到一个大胖女人从桥上过,心中十分难过。